当前位置: 首页 / 党群建设 / 工会工作 / 正文

亲子课堂 | 经济学院工会邀请戈毅娟博士开展亲子教育讲座

[发表时间]:2020-12-28 [浏览次数]:

亲子教育讲座

2020年10月24日经济学院工会为帮助教职员工解决亲子共学的若干难题。邀请到我院吴江老师的夫人戈毅娟博士为老师们带来一场主题为《听说,你也站在高知激娃的蜀道上》的亲子教育讲座。

戈毅娟博士,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学博士学位,目前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学位。戈毅娟博士作为我院教师家属,在此次分享中主要探讨了当前高知家庭亲子教育中所呈现出的父母焦虑问题。分析了其核心来源,形成原因,以及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首先,戈博士通过类比学术研究和家庭教育,剖析了高知家庭中同样存在的核心问题,即,面对纷繁复杂的家庭教育难题,家长们首先思考的往往并不是自己对教育的认知,以及反思自己的核心教育目标和教育信仰,这相当于在家庭教育的问题上,并没有厘清本体论和认识论。大家过度着急和期待于找到“每一个具体问题的具体解决办法”,便类似于忽略科研的哲学观和方法论,而一味专注于具体的研究方法。

其次,基于叙述研究中所强调的“故事是强有力的”,戈博士通过若干家庭教育小故事,结合教育理论的介绍和分析,将分享引入了一系列家庭教育的相关主题。

针对高知父母对子女的高期待、严要求,以及由此产生的失望、焦虑情绪,戈博士建议大家通过学习发展心理学和认知心理学的相关理论,体会儿童认知发展的阶段和特征,并且能够紧跟前沿教育理论,比如学习者类型、学习形态、多元智能理论,来思考每个儿童个体的成长独特性。

随后,戈博士建议高知父母们,在体会孩子个体特征和能力指向的同时,能够密切关注国际、国内两个层面对于未来人才培养和需求的指向。通过介绍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学生评估标准,戈博士分析了她所认为的中西方基础教育的核心区别,即在学术习得的层面,中国孩子更多的是在学知识,而以加拿大为代表的西方语境下的孩子,更多的则是在以知识为内容,习得“学术技能”和培养“学术素养”。

为了进一步向父母们介绍家庭教育目标设立的可行性方向,她列举了“世界经济论坛教育新愿景”,“美国共同核心课程标准”,“P21组织”以及一位加拿大小学老师分别提出的“21世纪人才核心技能/素养”。并指出,在具体教育目标上,高知父母可以结合中国的教育现实,站在更广阔和前沿的视角下,通过借鉴国际组织和它国教育部门教育教学核心目标的设定,来设计自己家庭的教育远近景目标,以此确立对孩子发展方向的规划和引导。

通过阐述近些年来火热兴起的STEM教育的内核,以及介绍STEM教育的典型产物,第一乐高联盟(FLL)机器人竞赛,戈博士用更加具体的实例分析了,以STEM领域为代表的,未来社会对于人才素养和能力的需求。

在弄清未来人才需求和儿童发展方向的基础上,戈博士建议高知父母们能够结合自己成长和学术发展的经历,去学习和借鉴当前国际前沿和主流的教学法,以及具体的教育教学技巧,比如多元识读教学法,项目式教学法等。

临近分享的尾声时,戈博士非常清晰地再度提醒所有参会的父母们,对于教育模式的选择,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是IB,AP,或是枫叶学校,都不能浅表的看待。每一个家庭对于教育模式选择,真正扎根的是各自家庭对教学哲学和教育目标的确立,即,我们到底要把孩子培养成怎样的人,以及我们想选择一个怎样的教育模式让孩子们成长。

最后,对于家庭教育这份事业,戈博士饱含浓郁的情感说道:

今天到场的每一位爸爸妈妈,我最后想和大家掏心窝子说上一句,虽然,教育涉及到很多的方法和技巧,但是在每一个家庭,对于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教育绝对不是“我教你什么,你学会什么”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学会放下匆忙和慌张,应该是我们这一代年轻父母必须学会的。我常常和我身边的学生们说,家庭教育最怕的就是“我今天发现了一件事情,就必须今天解决掉它”。我们一定要尽量的学会,将生命片段里出现的那些看起来“不得了”的事情,融化到整个生命的维度里。只有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做好“一辈子行走”的准备时,那些教育学里的理论、思想、技巧、方法、工具,才能真的派上用场!这些年,我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真的不是读了那么多的书,而是从书里读了出来,愿意静下心去感受和聆听,我的生命、我的先生,我的孩子,而不是匆匆忙忙的跟着身边的人一起赶路。所以,我一直强调,大家要给足自己时间去完成关于教育哲学的思考,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关于我们自己人生的思考呢?

通过本次讲座缓解了老师们关于亲子教育的焦虑情绪,后续工会将为老师门组织更加丰富的活动,提高了老师们的获得感。